.Strawberry_13

财源广进。

随笔。



今年冬天来的莽撞,天气显然是没有做好迎接雪的准备,皑皑白雪,被乱扔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刺目的一片白茫茫里,没有孩子们的童谣欢唱,只有早早被闹钟叫醒的大人们——穿着各种各样的工作服,一个劲儿的在打喷嚏。


雪花是不开心的,因为没有可爱的孩子们来接它们,把他们堆成和孩子们一样可爱的雪人,所以它使劲儿地寒冷,让所有人都变得不开心。


但是月亮很亮,天上没有星星,可能是混在了雪里一起到地上玩乐,也想偶尔偷个懒。所以月亮很亮。


月光是白色的,像是歌里唱的那样,和雪一样白,但是,月光是有温度的——起码孩子们这样觉着。因为月亮不会让他们在夜晚也“啊啾啊啾”地打着喷嚏。所以孩子们喜欢月亮。


啊啊,雪花知道了,又要不开心啦。


欢迎参观许摘星的第五宇宙

少女眼里一粒灰。

神仙不懂凡人的浪漫。

[宇善]画家的猫

ooc

应该没有错字了

学步车

不知道你们看的怎么样

反正我写的挺爽

https://kdocs.cn/l/stKfMUudV?f=201

你的眼里本该有半个夏天。

那是春夏交接的时候,那天天蓝如洗,无霾透亮,太阳的光线直接透过那块蓝色的玻璃,稳稳当当照在少年的身上。

少年于是浑身都是阳光,阳光躲进少年的怀里,头发里,眼里。

那个时候的风还是又软又轻的,会挟着那个气节独特的花的香气,俏皮地亲吻过少年稚嫩的脸颊。

[灵魂摆渡/吏青]天下月色只有三分

军阀大丽丽×戏子青仔

背景架空,严重ooc。

无脑文,一发完。

⚠文不对题,激情创作,小学文笔,错字连篇⚠

01.

京城赵将军前些日子打了场胜仗,是硬生生地把攻进天津的敌人打退了回去。

这上头儿心情好,给了这赵吏封了将军。

赵将军闲暇时的爱好是听戏,小曲儿。爱在那红袖坊听戏。

开红袖坊的戏班子是前些年才来京城的外地人,班主姓夏名冬青。

赵吏赵将军便是最喜欢夏班主唱的戏了,其中最甚的一出戏,要属牡丹亭了。

02.

今个儿,是正月十八,赵将军今日也照常去听戏。

夏班主唱的是霸王别姬,正正是虞姬在营外为项羽献舞的那一出。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

台下没人,夏冬青依旧在咿咿呀呀地唱。赵吏站在门口,静静地听。赵吏闭着眼,摇头晃脑,嘴也张着,跟着唱。

03.

赵吏也会唱戏,最拿手的角儿是杜丽娘。

一身白袍,也像夏冬青似的,咿呀咿呀地唱。

赵吏的奶娘刘妈说,赵吏当真是个好角儿。一把嗓儿好得哟,硬生生是叫人追不上。

说来荒唐,赵吏打小学唱戏,学了个十来年,最后去参军了。

可谓真是“台上丽娘,台下霸王。”

04.

夏冬青也是自幼学戏的角儿,他和赵吏可还不一样。

夏冬青最开始学的是唱小曲儿一类的,真正地学了唱戏,是在他十一岁时。

别看夏班主这一身旦角儿装扮,也可能一开口,得咯,您瞧好着,唱的却是这《照花台》。

赵将军于是更加卖力地捧着个儿半红不火的角儿。

05.

夏冬青原本有个胞妹,名甚不知,咱个儿只知晓姑娘姓夏,旁人于是称之为:夏姑娘。

夏姑娘打小爱唱戏,与哥哥夏冬青不同,几岁就能将那虞姬,杜丽娘,几个旦角儿唱得七七八八。在当时鼎鼎有名。

可惜啊,天妒英才,夏姑娘是红颜薄命。

死了。

打那之后,夏冬青改学唱戏。

06.

夏冬青在台上那一出戏了了,回身见着赵吏,莞尔。

赵吏便鼓起掌来。

夏冬青要去卸妆,赵吏便跟在夏冬青身后去了后台。

铜镜里的“虞姬”逐渐变成少年原本的模样,赵吏为夏冬青摘去头饰。

“今个儿怎唱虞姬了?”“想妹妹了。”

赵吏一只手搭在夏冬青软软的发上,另一只手用手背轻轻地贴在夏冬青脸上,摩挲着。

“我这不是来看你了。”赵吏叹了口气,在夏冬青耳边低语。他知道这个小孩儿心里的慌。

夏冬青耳朵发痒。蹭了蹭赵吏的脖颈,软茸茸的发丝被赵吏牵起一缕,捻在手里。

07.

“你要去打仗了,”夏冬青转身,抱住赵吏的腰,躲进他怀里,“对吗?”

赵吏回抱住夏冬青,身子轻轻地晃,声音有点哑,他说:“等我回家。”

夏冬青又蹭了蹭,企图在他的怀里寻找更多的安全感。

08.

小孩儿太没安全感了。

自出生就没了爹娘,被师傅捡回了家学艺。十一岁时没了妹妹。前不久,他的二十四岁诞辰,师傅在叛乱中被杀害。他和师傅的戏班子逃亡北平。

09.

“我一定会回来的。”赵吏说,“陪我唱一出?”

夏冬青点头。

夏冬青穿着虞姬的衣服,陪赵吏唱了一出游园惊梦。

赵吏说:“我以前唱戏时,人人都叫我白牡丹。你叫夏冬青,我们两个,倒也是般配得紧。”

夏冬青羞怯地笑,不语。

10.

戏园没有一个人。

赵吏和夏冬青换下了戏服。赵吏看着眼前的人儿,似乎再多一秒,眼前人就化成了缥缈的影儿,抓不着,也摸不到了。

而后后台狭小的空间里的气氛就变了味儿。

那是赵吏临走前和夏冬青做的最后一次。

赵吏想起在多久以前,他和夏冬青第一次做就在这里——没有其他人的后台。

夏冬青哭了。他紧紧地抱着赵吏,说:“吏哥,你要对我好啊。我们要是一起过一辈子的人。”

像是和现在的夏冬青重合了。夏冬青也是再哭。

他红彤着眼睛,巴巴地瞅着赵吏,说:“吏哥,你一定要回来啊。我一直等着你呢。”

11.

赵吏离开那天没有在城楼前鱼龙混杂的人堆里看见夏冬青,他只听见夏班主的戏园子里有人在咿咿呀呀地唱戏。

唱的是西厢记哭宴一折。

他回身望了一望,策马,带领军队,离开了京城。

12-1.

战争持续六年。

赵将军凯旋而归。

12-2.

赵吏盘算着,还有几天就到了冬青的三十岁生日

兴高采烈冲进戏园子时,看见了满园子的陌生面孔。

13.

“我问你,你们这儿夏班主呢?”

赵吏心中有点不安,随手拦住一位姑娘。姑娘退了一步,与赵吏拉开了距离。

姑娘警惕道:“你是哪位?”

“赵吏。”

姑娘的眼睛几乎是一瞬就红了。

“赵吏...赵吏...你来晚了。”

不安蔓延至五脏六腑,赵吏感到一股子窒息。

“夏冬青呢?”

“他死了。”姑娘尽量让语气平淡,眼泪却簌簌地掉,“赵吏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滚!别再让我看见你踏进我们红袖坊,不,迈进这条街一步。”

14.

夏冬青死了,他怎么会死呢?

怎么会呢?他的冬青死了。

15.

数日前。

“班主!班主!”椿栎匆匆跑到后台。夏冬青正在描眉,眼尾尽是散不去的温柔,“又是怎么了?跑得这般急匆匆的,让旁人看了不是笑话去。”

“赵将军,他,他有消息了。”椿栎将书信递到夏冬青的手中。这书信是夏冬青答应教赵吏曾经军营的挚友,王小亚,唱戏才弄得的。

16.

王小亚是王司令的女儿,打小是个“假小子”。王司令对这个女儿也是头疼。王小亚最开始想去参军,王司令不同意。王小亚于是要学唱戏,王司令更不同意。

左思右想,还是把王小亚送进了军营。

17.

椿栎递过来的纸上写着:

赵之前领着三两兄弟在敌国军营,军中弟兄怕是赵想投奔敌人。前些日子才晓得原来是误会。赵在敌国军营待了数月,跟随着同去的兄弟舍命传报,终取得了敌人首领首级。赵归来时,精神焕发,身上并无伤害。一同前去的弟兄们也传,曾在敌国公主帐外听到异响。怕是......本人多疑,望夏班主莫要放在心上。

珍重,娅。

18.

人都是有私心的。

赵吏是,夏冬青是,王小亚也是,每个人都是。

收到那封书信已经有七日。

夏冬青依旧在台上唱戏。

今个儿是六月十六,曾在战场上受了重伤如今不能上战场的李副将来听戏了。

夏冬青记着他,初来乍到的那天,他的马冲撞了李副将。

李副将说他的皮鞋被夏冬青的马踩了,不但鞋被踩脏了,脚也被踩痛了。

李副将要夏冬青跪下来给他擦鞋,再磕两个响头。

这可是战争年代,那可是带点官儿的说的就算,更何况这样副将,如果不听他的话,指不定要被怎么样呢。可是夏冬青不肯,夏冬青这两条腿,打出生以来,只跪过师傅。

后来呢?

后来有束光,冷不丁地照进了夏冬青腐败冰冷,充满了裂痕的人生。

后来赵吏来了。

19.

今个儿李副将来听戏,绝不是打着什么好主意。

夏冬青依旧面不改色地唱。李副将的一帮小弟在底下喝倒彩。

一出好戏硬生生被李副将搅得不得安生。

其他听客都走了,夏冬青依旧在唱。李副将跳到台上。

夏冬青被吓了一跳,唱出的词走调了,底下又一片嘲笑。

李副将掐住了夏冬青的脖子,将他抬起,夏冬青只得脚尖着地。嘴里还唱着一声扭曲的“奈何天”。

被一层粉遮着,夏冬青的脸上的颜色没有丝毫被表现出来。

20.

终于散场了。

“杜丽娘”独自一人躺在台上。

脖颈间一道紫红色的印记触目惊心。

21.

八日后,赵吏打了胜仗,凯旋而归。

椿栎将赵吏撵出红袖坊。

椿栎讨厌赵吏,甚至恨。

他们家先生生前最常念叨着“赵吏,赵吏”。为了给赵吏积德,能打胜仗,卖了许多值钱的玩意儿,宁可自己过着饱一顿饿一顿的生活,也去救济穷苦人家。

那封信椿栎早就看过了,她觉着赵吏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

先生为了他过着苦日子的时候,他在战场上,竟然,竟然......

椿栎想,哪怕赵吏能早回来一天呢?起码,起码赶上了先生的头七。

椿栎恨赵吏。

椿栎是夏冬青捡回来的。

当时椿栎五岁,夏冬青十岁。

椿栎陪着夏冬青长大,夏冬青从未低看过椿栎一眼。

22.

赵吏把戏园子里冬青的所有东西都拿回了府。

他也看到了那封信。赵吏于是和王小亚骂了一场。

如果王小亚是个实实在在的男的,赵吏想,也许他会狠狠地揍王小亚一顿。

两个月前,他还在战场上。

他为了掩护自己的军队,被敌人抓了去。

敌国的公主是个变态。她喜欢虐杀人,因为赵吏是敌国的将军,身体强壮,意志坚定,她更喜欢折磨赵吏。

那是赵吏最阴暗的时期。

每个夜晚都被折磨,每个白天都被严刑逼供。

他只能睡在柴房,马厩,睡在最最低等的地方。

他甚至要撑不下去了。

后来,他还是不人不鬼地活了下来。

冬青,冬青还在等着他回家。

23.

翌日,李副将在家上吊自杀。

三日后,六月十六日,随李副将前去听戏的小弟们全都暴毙,惨死在家中。

24.

之后呢?

之后自己该怎么做?该怎么活下去呢?

25.

赵吏活了很久,久到他自己都快记不清了。

他度过的日子,比天上的星星还多。

赵吏现在是444号便利店的老板。

在很多很多个年头前,他把灵魂卖给了冥王。

他现在是灵魂摆渡人。

每隔几十年他都会找到轮回后的夏冬青。

然后陪夏冬青长大,变老,死去;再长大,再变老,再死去。

可是现在他的记忆好像越来越模糊了。

他好像在等什么,又好像在找什么。

他记不得了。

26.

那是一个深夜,街道空无一人。

赵吏坐在吧台里边喝着啤酒,边计算着这两天的账。

少年人走了进来。

他的眸子闪闪发亮,是清亮又温柔的光。

他说:“我们,认识吗?”

他说:“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27.

赵吏知道,他等来了,也找到了。

28.

" 寒风凛冽 无星无月 缺一顿火锅 以及一次久别重逢 "

[马狼/祺文/亓夏]如何表达爱意

简亓和达夏是在八年前的圣诞节确定关系的。

简亓还记着那天有一场不算大的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眼前人的眸子。简亓还记着那天的雪很顽皮,跳进少年的发梢,藏起来。又跳到少年鸦羽似的眼睫上,舒舒服服地躺着,逐渐化成流进心里的暖流。甚至跳到少年的鼻尖,跳起舞来,把少年人的鼻尖踩得通红。

简亓于是凑近了少年。

少年身上有夹杂着雪的气息的奶味,像是还没长大的小朋友。有种软软的甜从少年的眼睛里透露出来,连头发梢都是茸茸的绵。

雪的气息是什么样的?

简亓说不上来,大概是少年通红的鼻尖擦过自己的脸颊时的冰凉,也许是少年长长的眼睫扫过自己鼻梁时的痒意,又可能是少年湿软的嘴唇落在自己嘴巴时的心动。

达夏也记着那天,他甚至把那天单独记在了一个本子上。

那天有阳光,轻轻地落在简亓的发梢,还有雪花在闪闪发亮。简先生的笑是温柔的,像是春天的风无意间闯入了冬天的睡眠。也许是冬日里的阳光,让人回神,春风只是臆想。

达夏说简先生身上有一股阳光味,是像简先生递给自己暖手的热乎乎的香芋味奶茶,是像借口着给自己暖和暖和脸时的偷亲,是像一见面就会有的熊抱。

温暖,温柔。

达夏总是问简亓。

“你爱我吗?”

简亓说,“我喜欢你。”

达夏像一只没有得到主人亲昵的大型犬,耸拉着耳朵,尾巴也不摇一下。

但简亓知道,现在自己还没有资格说“我爱你”这三个字。

这三个字对自己来讲太沉重了,他还配不上讲。他不想让这三个字成为一种没有保障的,随口即来的承诺。

达夏现在是一个鼎鼎有名的大明星,而他却是一个放弃了自己梦想的经纪人。

简亓正在努力,争取让自己配得上某三个字。

也许在达夏下一个生日,蛋糕上的四个字就会变成三个。

简亓想着,那时也要十周年了。边在笔记本上圈出重重一笔。

笔记尾页,清新娟秀的字迹写着:简先生,我爱你。

[逸文]夏


​夏。

燥热的天气丝毫不减这帮少年们的朝气,反而少年们大有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于是天也心慌慌,终于来了场大雨,淋淋少年们也略显浮躁的心,盖灭了那场孩子们心里还未点燃的火。

刘耀文低头看着书,他的同桌是留级了几年的一位学长,校园风云人物。这场雨下得很大,但是阳光没有丝毫的减弱,“这是晴天漏。”敖子逸说着,托着下巴看向窗外老树枝叶上躲雨的小虫。刘耀文扭头看着敖子逸,好看。

刘耀文这样想,然后淡淡笑笑,扭过头继续看书。

却是再没有那个心思了,书页上东野圭吾的文字全部变成了他托着腮,望向窗外的老树,逆着没有温度的阳光的样子。

刘耀文弯起眼睛笑,敖子逸扭头,“怎么了小学弟?”刘耀文摇摇头,低头轻轻地笑。

敖子逸蹙了下眉头,从兜里拿出一个棒棒糖,拆开包装,本想放进自己嘴里,想想,停下,直接转弯塞进刘耀文嘴里。

刘耀文诧异地抬头,眨眨眼,眼睫上好像有点点水汽,反射出太阳的光,亮晶晶的,好好看。敖子逸笑得没心没肺,“甜吗?”

刘耀文点点头,水果的甜气晕在舌尖,他用手把糖放好,糖待过的地方格外得甜,牙要掉了。刘耀文又笑起来,手指轻轻转动棒棒糖的小棍,甜味好像从身体里溢了出去。

敖子逸趴在桌子上,又问:“甜吗?”

刘耀文看了他一眼:“你想吃吗?”

敖子逸眨着大大的狗狗眼,动了动脑袋。

刘耀文俯下身子,贴近他,两个人的鼻息瞬间交织在一起,敖子逸有些分不清是属于谁的呼吸,他好像忘记了呼吸是什么,也不会呼吸了。敖子逸的大脑好像死机了,顿时眼前一片空白。

直到腻腻的甜味被两人的两唇相贴过渡过来自己嘴里。

敖子逸整个人好像在冒草莓味的粉红色小泡泡,刘耀文吧嗒吧嗒嘴,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回答敖子逸之前的问题,“真甜。”

敖子逸耳朵尖红红的,动了动。把头扭了过去。

刘耀文权当没看见一样,害羞了。心里却甜甜蜜蜜地想。

敖子逸想了想,自己怎么可以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小孩子强吻呢。

于是转过头在刘耀文的下巴尖上迅速啄了一口。

像只偷了腥的猫,心还在砰砰砰地跳。

总有些诱人的少年气,钻了口子,填进人的肺里,于是呼吸间都带着甜腻。


两个人垂在桌子下的手,逐渐被相互吸引,紧紧相牵。






还想和你一起度过无数个炎炎夏日。

[轰爆]爆豪胜己的一天。

ooc。

第一次写轰爆,小学生作文,流水账,写毁了。

手机被没收了,没时候更新。

普通人设定。有small骚话,我也不太清楚。






某池面夫夫的日常。

就像是正常的已婚家庭一样,爆豪胜己和轰焦冻的日常就是平平淡淡的。

在平淡的缝隙中,你可以清楚地看见,那是由三分甜,三分暖还有四分缠绵牵连的爱意编织成的。

爆豪胜己的一天,从被六点四十分的闹钟叫起开始。

小心翼翼地起床,然后看了眼身边还在安睡的轰焦冻,感觉心里热乎乎的了,他换好衣服,洗漱,然后为自己和爱人准备早餐。

早餐是简单的吐司面包加牛奶,像爆豪胜己喜欢的那句话,“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如果有时候爆豪胜己起来早了或者心情好好,也会把面包换成是荞麦面,然后配上自己和轰焦冻最喜欢的饮料。

七点二十分,他和他亲爱的轰先生同时坐在餐桌两边。

爆豪胜己看着轰焦冻不算灵活地在面包上涂上果酱,然后将不小心沾到手上的舔进嘴里。目光随着轰焦冻上下滑动的喉结漂移。

倏地想到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爆豪胜己红了脸颊。

拿起牛奶仰头就往嘴里倒,又“漏”了下巴。牛奶顺着脖颈淌进刚换好的白衬衫,有点透,湿润润的衬衫紧紧贴在身上,露出一点红色。

一杯牛奶被干了,留下一圈奶胡子挂在嘴上,爆豪胜己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咂咂嘴,今天的牛奶又被轰焦冻放了奶糖吗?怪甜的。

刚刚以为自己思想不纯洁的小孩儿殊不知对面的人盯着自己老长时间,并且脑子里已经开始想象今晚该用什么体位。
在那之前,一定要先口一把。轰焦冻心想。

白天一整天都是在工作。

终于晚上可以回家了,揉揉打字打了一天的,早已经发酸的手腕,爆豪胜己心里腹诽着坐了一天,屁股都做麻了。

然后捂着腰,揉着屁股去厨房,照常准备今晚的晚餐。随便吃点荞麦面好了,爆豪胜己含入嘴里一块奶糖。

做好了饭,轰焦冻也掐着点似的进了门。

早餐。晚餐。都是和自己的爱人面对面吃的,想想还有点雀跃似的小激动,小幸福一样的东西。

吃过晚饭,爆豪胜己慵懒地瘫在沙发上看某某台老俗套路的泡沫肥皂剧,吃得饱饱的肚子上趴着一直异瞳的黄毛猫。爆豪胜己和轰焦冻都不认识这是什么品种的猫,爆豪胜己只因为小家伙的眼睛是和自己家先生同样颜色的才捡回来的。

轰焦冻在刷碗,刷好了碗也没什么事好干的,便把爆豪胜己圈进自己怀里,轻轻地揉着爆豪胜己的肚子。他怕一会儿他俩运动时,爆豪胜己会肚子不舒服。

他记着高中时候,相泽老师说过吃完饭不能剧烈运动。

今天的泡沫肥皂剧结束,轰焦冻打横抱起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本来是很抗拒这个动作的,公主抱什么的,一个大男人总归是接受不了的。但是之后,他突然发现,这样被抱起来时,躺着还挺舒服的。他还可以把耳朵轻轻贴在轰焦冻的胸口,听着那颗火热跳动着的心脏“咚咚咚”地蹦个不停。那是一种令人安心的声音。

轰焦冻将爆豪胜己抱进卧室,腿脚并用合紧了门,把猫拦在门外。

以下,少儿不宜。

[ABO/马狼][亓夏]金主爸爸包养我/1

ooc。

大概可能是霸道总裁简亓×顶级流量达夏。

我终于还是放不下《霸道总裁爱上我》。

小学生作文。

当我B站六百粉福了。

这是两个“成熟”男人的“凄美”爱情故事,请你们务必以严肃的态度去对待,用认真的神态去阅读。

ABO,因为ABO好开车。

可能有车,可能叭。

给个阅读提示叭,

→←

记住了噢,是→←

如果有刀子就是简亓大猪蹄子的事!盘他!

禁逆我cp拆我cp,不然扣你眼珠子。

B站二十粉一更,咕咕咕,懒得写,也不会写这种。

姐妹们不要打我。

分段难受因为B站草稿箱写的。

文风要看我抽不抽疯,大概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套路,玛丽苏炸了,不看自己左上。

错字或者文章bug啥的请告诉我,用您犀利的语言评判我,一针见血地批评我。谢谢。

排雷完毕。









“再不起床宋玄就过来了。”

听到陶醉的话,达夏一个鲤(xian)鱼(yu)打(fan)挺(shen),从床上轱辘到了地上。

揉揉撞到地上的左手肘和最先与地面接触到的腰,达夏身上还挂着从床上摔下来时带的被子,踉6踉跄跄站起身,达夏总算完成了“愉快的一天”的第一步——睁开眼睛。

“啊,哥哥你太坏了。”达夏揉着惺忪的睡眼,朝陶醉抱怨着,清晨的带着奶味的少年音糯乎乎的。陶醉咽了咽口水,轻车熟路地从达夏衣柜里挑出几件他认为比较符合达夏气质的衣服,转身扔到床上,耸耸肩,“没办法,谁叫你不起床呢。”

达夏委屈地瘪嘴,抱起衣服不情不愿地磨蹭进卫生间。

他可不会认为他还是个孩子就可以在一个成年男人面前赤身裸体地换衣服。

哔哩啪啦倒腾了一阵,达夏总算在陶醉的帮助下捯饬精神了,达到了陶醉心里的最高标准。

陶醉满意地掐掐达夏肉嘟嘟地小脸,两个人下楼坐上公司给派的车,前往这次活动的地点。

“今天的行程很松。主要就两个。现在八点过半,我们九点到祺文,简单吃个饭,准备上妆。十二点十分《前前前世》正式发布会正式开始,和Tina简单走个红毯,过个场,就行了。然后我们还要去亓夏市给你鑫哥的《特务j》做个简单的过场宣传。”

陶醉在达夏耳边叨叨着,达夏一句重要的没听进去,眼珠子紧盯手里抓着的手机,思绪飘到外太空。

‘简亓真好看啊。’

达夏心里想着,手指飞快行动,把某狗仔偷拍的简亓高糊无码图片保存在手机。

#简亓收购祺文酒店 亓夏公司更上一层楼#


达夏关掉手机,他这个外貌协会成员只管把简亓的图存下来,从来不理会那些他听不太懂的东西。

他的脑子里大抵只有“努力工作”“挣点小钱”“舔简亓颜”和“睡了简亓”这么几件事了。

哦,最后一件是梦想。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行程,达夏回到了祺文酒店,这里已经是简亓的地盘儿了,四舍五入,自己和简亓同居了。

达夏洗好澡在床上滚来滚去,然后郑重得对自己点了下头,心里认可自己这个说法,两只小脚耷拉在床边,来回晃动敲了敲床边的木板。


“咯噔。”

未知号码的短信。

达夏并不想理。

“咯噔。”“咯噔。”“咯噔。”

啧,还真是坚持不懈。

达夏暴躁地点开短信界面,妈/的,打扰到老子舔简亓颜了。


看完消息后,达夏并没有按照自己之前的想法,反过去臭骂他一顿,反而披上外套出门噔噔噔跑向电梯。

0607。

那个人说他可以给自己那个《亓之夏》的资源。

达夏一时间不管什么真的假的了,随便扯了件可以遮得住全身的外套急匆匆跑出去。

那个人说了,只给他三分钟。




进了电梯,达夏脑袋才转过来个,自己身处的娱乐圈是个大染缸,一个稍有不慎,便会被有心之人给阴得没了五脏六腑。

自己凭什么认定对方会这么好心地帮助自己呢?而且,这月黑风高的,自己孤身一人,还是个O。

达夏顿时心底发毛。

犹豫着要不要回去时,电梯到了六楼。

电梯门打开,一个格外骚包的男人叼着支玫瑰花,挑眉看着他。

那种眼神,有渲染着淡淡颜色的某种莫名光亮,有紫得发黑的戏谑,有红得妖冶的情欲,还有有多的惊人的蓝绿色的清明理智。

他将嘴里叼着的花拿下来,转了个圈递到达夏面前。

好香。

他笑起来,亮亮的狗狗眼里有的是达夏不认识的东西。

“达夏。我是你的粉丝呢,我叫敖三。喏,喜欢吗?”达夏点点头,伸手去接,完美地避开了敖三因为咬的时间太长而留下来的牙印。

嗅了嗅,味道有些奇怪,但很好闻。

敖三领达夏进了房间,他说这样才能更好的交谈。

“废话少说。达夏,你知道你光凭这张脸就能在娱乐圈圈到多少钱吗?”

敖三慵慵懒懒地坐在沙发上,云淡风轻地拿起豪华套房该配有的茶几上的茶杯,杯里的茶水摇晃跌宕,溅洒在茶几上,敖三抿了口茶水,看着站在床前手足无措的达夏,迷了眯眼睛,有点享受现在,他不介意先帮某人把他的小Omega开开苞,很何况还是一个诱人的Omega。

“单单靠傍金主都可以捞到不少钱。”敖三继续说。

“你什么意思?!”达夏有点恼怒,他感觉正在有股火从腹部传来,传遍四肢,直接烧到发顶。

要快点离开了。

“我想包养你。”

“放你娘的屁。”

“啧,真是不乖啊。”敖三手里的茶杯脱落,达夏应声倒地。

腿软。哪里都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操。

达夏在心底将敖三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却没有力气张嘴去让敖三亲耳听见。

清新迷人的柑橘味瞬间充满整个套房,带着漫无边际的甜腻。

“啊,真是个诱人的Omega呢。”

敖三起身走到达夏身边,俯下身子,带着像是与恋人诀别一样的痴迷,紧紧盯着达夏。

达夏心里发毛。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从尾椎骨上传来的空虚感令达夏忍不住蜷缩起来,他的生理行动已经比心理活动更快一步,甚至狠狠压制着心理上的冷静。

敖三却在这时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不得不说,敖三自诩自制力很好,在这个时候也为之动容。

他硬了。


玫瑰花香缠着柑橘味蔓延在整个屋子,达夏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摇摇欲坠。

作为一个O,这是他的本能。

地毯被隔着一层布料透过来的液体打湿,甚至让蜷缩在一起的达夏的上衣也沾染了。


太色情了。

敖三这样想,重重地吐了口浊气,转身出门。

把门板重重地拍上,敖三靠在门边,操,真他妈是个极品。

掏出手机联系助理又订了一间房,进房第一件事就是躲进厕所,解决被一个被诱导发情的O给勾出来的生理问题。








简亓接收到敖三的消息是在二十分钟前,他想不明白这个以前的竞争对手有什么大礼要送给自己。

看到是在自己新收购的酒店,简亓心中了然,是个O。

本来打算着不去,可敖三这个老谋深算的,搬出了伍总。

敖三爷的面子简亓可以不给,伍总的面子那是万万不能拂了的。

圈里的人,谁都知道。

伍总一副佛系好说话的样子,其实切开是黑的。

也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又有谁是白色的呢?

象征着纯洁的白色,在这里,注定会被捏的粉碎。




简亓走到房间门口,这就是敖三给他的礼物。

简亓轻笑起来,哪有人给别人礼物还要别人的包装来送的。

有点好笑。


隔着门板简亓都能隐隐约约闻到那股淡淡的柑橘味。

毫无疑问,他喜欢这种清新的味道。

更多的是,他一个Alpha不可能抗拒一个Omega的信息素。

推开门,屋里淫靡的景象还是生生吓了简亓一跳。

简亓挑眉,这个Omega不简单吧。






达夏眼前已经一片模糊了,他实在是搞不懂敖三想干什么。

但是身体不允许他多想,像是要惩罚他面对此时此刻这么水深火热的处境还能走神,达夏微微张嘴,发出一声羞耻又色情的嘤咛。

他知道门再次被打开了,达夏猜测换人了。敖三穿的是帆布鞋,此时进来的却是穿着皮鞋。

皮鞋上反着屋顶吊灯的光,达夏感觉好刺眼,刺眼的恶心。

他害怕了。

他好想跑。

他好后悔。

简亓走到达夏身边,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Omega,光是信息素的释放就已经让他这个曾经可以在他那混账老爹给找的三个Omega轮流释放信息素的条件下都不为所动的人,现在却有点把持不住了。

简亓蹲下身,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和达夏搭话,“发情了吗?”

话尾迟迟拖着,勾起令人心潮澎湃的欲望。

简亓这个Alpha,生来也是与众不同的,不但自制力强的惊人,勾人的本事也是与生俱来的优越,撩人不自知,这点大抵是遗传了他的母亲。




达夏化成灰都认得的声音,达夏曾经熬过通宵去补他的采访。

简亓。

清亮却温柔的声音让人倍感舒适,如沐春风。


简亓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了吗?

答案是肯定的。

带着绝情和冷酷的肯定,犹如一把淬了毒的冰冷的刀子狠狠扎在了达夏心上。

自己可真是丑态百出。

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

可恶啊。

达夏忍不住往下掉眼泪。

眼泪混着汗水和其他液体融进地毯。

简亓慌了手脚,他没见过Omega 发情,也不懂得怎么照顾人,更不知道发情中的Omega的痛苦。

他的心里也很慌。

无论是是谁心里都应该有一块柔软的地方。

简亓也是个温柔的人,尤其现在,他认出了这个男孩子就是今天中午,他在某发布会上看见的,笑得甜的男孩子。

这应该是被敖三坑来的。

简亓眯了眯眼。


达夏浑身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什么液体都有,大部分都黏在了身上。

达夏想着,在忍一忍,忍过去就好了。紧紧闭着双眼。

简亓却伸手撩起他额前的碎发。

“嗯...”

指尖留下的转瞬即逝的冰凉让达夏忍不住闷哼出声,简亓眼神一暗,横抱起达夏扔到柔软的大床上。

手无意间划过达夏的尾椎骨,达夏轻呼,色情的话语止不住流出。

身子虚弱,床也太软,达夏睁开眼睛,竟有一瞬间的晕眩。

达夏眼里水汽氤氲,嘴巴也因为一直克制自己不叫出声被自己咬的通红,此时微微张着,简亓脑子里划过一些不好的思想。

简亓想起了阿斯蒙蒂斯,代表着罪恶和色欲的恶魔之王。

“简亓...啊...救救我...”

少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救这个动词对他此时来讲并不夸张。

他的裤子都已经湿透了,黏腻腻地紧紧贴在腿上,勾勒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形状。

简亓此时也不好过,但他还是以床咚的姿势压在了达夏身上,遮住了达夏看向吊顶灯的目光。

简亓的手轻轻握住那形状,达夏身子猛地蜷缩,微张的嘴传出勾人心魄的声音。简亓也不可抑制地硬了,那东西抵在达夏湿漉漉的裤子遮盖的小腹上。

妈的混蛋,达夏才刚满十八岁不到五个月!

这是他在看见达夏第一面的某发布会上主持人说的。

简亓心里责骂着自己,身体上却不能被大脑操控。

生理上的欲望着急了连心理都阻止不了。

达夏本能挺着身子往简亓怀里凑,神智已经不太清明。

简亓温柔又强势地主动吻住达夏甚至因为口水流出显得色情的嘴,一只手揽住达夏的腰,另一只手还在两人小腹部来回游荡。


也许仅仅因为对方是简亓,达夏更愿意将自己交给他。

如果自己美好又纯洁的第一次是给了简亓,也没什么。

那么简亓呢?

他的第一次,

是现在这夜,

不计后果的疯狂举动吗?

来不及多想,欲望和快感的热浪将两个情窦初开的雏儿带上高潮。








一夜无眠,一夜旖旎。